文人酒事

来源:未知日期:2018-06-11 10:34 浏览:

  ■文友如此贪杯,关键在于美酒引人。我的“酒事自律条例”,渐渐被主人的盛情和美酒之醇香撕碎。人好,酒好。其实,打开这种令人畅快的局面,也就足够了。

  那年秋天,与十多位文友,豪饮于山东德州,在我人生之秋的酒事生活中,称得上是浓墨重彩的一笔。

  友人来电,说中国有好酒酿自鲁北。友人是诚实的文人,又是作家中的“酒仙”,可惜,现实生活中的虚假宣传,多如黑嘴乌鸦,他何以保证自己不被欺骗呢?

  我特意回电询问,他几句话就打消了我心中的狐疑。他说:“您的好几位文友,都已答应前去踏秋品酒了,大家都希望能在鲁北欢快地碰杯……”

  在我的酒事记忆中,无论是湘西,还是蜀地,都是在炎夏过后的秋时。两次应邀前往贵州,也都巧在初秋的十月。此次,前往山东品酒,又逢十月之初,随即增加了几分“秋天酒嬉”的快意。

  人生是需要寻觅生存快意的,特别是到了黄昏斜阳的生命晚年,更需要这种快意的关爱。其实,对我的关爱之一,就是中华美酒。我的孙儿身在美国,知道他的“酒鬼爷爷”有时过于贪杯,几年前,便从美国带回来一只酒杯,摆在我的餐桌上。他说:“适量饮酒,有利健康。这只酒杯的容量是一两多酒,您天天就喝这么多,怎么样?”我立刻答应下来。孙儿怕我口是心非,接着说了几句让我为之动情的话:“爷爷,酒杯上刻着芝加哥大学的英文字标,那就是我的一双眼睛在注视着您,希望您信守酒事诺言。”当时,孙儿正在芝加哥大学读书呢。

  年逾八旬的我,在独饮时,从不贪杯。可是,只要是外出开会或与友人欢聚,则如同“自我松绑”那般,举杯豪饮不止。第一次去贵州时,先是喝倒了文友、“美食家”陆文夫先生。后来,又扳倒了号称“不倒翁”的酒友叶楠先生。最让我难忘的是,一次,应邀到湖北钟祥参加会议,主办方不知从哪儿听说我是迷恋美酒的人,便找了当地一个号称“梁大侠”的人与我频频对杯。有趣的是,第二天午餐时,这位“酒侠”失踪了。事后才知道,是与我拼酒后倒下了。为此,在会议结束时,我还向主办方和“梁大侠”道歉,以警示自己今后酒事不能失度。此事,被同来参加会议的评论家何镇邦先生,当成“文坛酒事”写成文章,发表在一家报刊上,引来许多文友的询问和开心的嬉笑。在此次开往德州的高铁列车上,我预先定下酒事律条:劣酒只沾唇,好酒要畅饮——但绝不再续演“酒战群雄”的角色。

  大家乘坐的中巴,驶进开阔的酒厂,空气中弥漫着的浓浓酒香,已然告诉人们,这是一家正规的酿酒厂。毕竟酒精与水勾兑出来的劣酒的气味中,嗅不到用纯粮酿造好酒的酒糟之香。仅此一点,已判断出自己不虚此行了。

  走下车来,首先映入眼帘的,是一块块形象各异的石头网织成的石林。仔细观石,看到了精心凿刻的诗章。原来,这是酒厂特设的“诗苑”。据说,酒厂的负责人是位文学爱好者,深知文学与酒的生命链接,所以有着广阔的文化视野。此外,在纵立着古代酒仙和诗翁高大雕像的绿荫尽头,在怪石嶙峋的山巅之上,耸立着一座名叫“酒仙山”的典雅殿堂。我年逾八旬,再无精力去攀登那逍遥的“酒仙山”,年轻的文友们则沿着九曲回肠的小路,登到峰顶殿堂,领略一回“酒仙”的感觉。幸运飞艇走势图:

  文友如此贪杯,关键在于美酒引人。我的“酒事自律条例”,渐渐被主人的盛情和美酒之醇香撕碎。人好,酒好。其实,打开这种令人畅快的局面,也就足够了。幸运飞艇开奖直播:

0

首页
电话
短信